350礼品小镇:王鹏:中国外交不容污蔑

  王鹏:中国外交不应受到抨击

  最近,随着新流行疾病在全球的蔓延和大国之间冲突的加剧,中国面临着国际压力。面对世界上个别政治家和媒体不负责任的指责和诽谤,中国政府和人民做出了坚定、理性、有利和有纪律的回应。

  从优点来看,中国的回应是典型的正当防卫。然而,中国外交官捍卫国家利益和维护人民尊严的言行却遭到指责,被指责为“说话快,制造麻烦”,“将中国与国际社会隔离”,“中国的外交越来越咄咄逼人,越来越强硬”等。然而,真的是这样吗?让我们用事实和逻辑来谈谈。

  首先,“狼勇士的外交在国际社会孤立了中国”的说法是完全不符合客观事实的。新皇冠疫情爆发以来,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,14亿中国人民通过努力控制了国内疫情,并积极向友好国家提供救援。中国与俄罗斯、中亚、东北亚、东南亚、欧洲、非洲和拉美国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务实的合作。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政府设立了防疫合作专项资金,向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防疫物资援助,向17个国家派出了19个医疗专家组,并无保留地与国际社会分享防控经验和诊疗项目。

  中国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,以公开、透明、负责任的方式积极开展国际防控合作,得到各方高度认可和赞赏。许多国际政要、专家和媒体认为,中国政府采取的防控措施是有效的,表现出了卓越的领导能力、应对能力、组织动员能力和实施能力,为世界防疫树立了榜样。例如,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·劳兰斯·库恩向媒体公开表示:“中国政府展示了全球卫生史上前所未有的组织动员能力,这是其他国家难以实现的。”埃及《金字塔报》执行主编曼苏尔说:“有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良制度作保证,中国一定能战胜艾滋病,赢得防治艾滋病的战争。”。意大利著名汉学家、罗马大学东方学院院长费德里科·马西尼说:“在这场战争中,中国采取了及时有效的措施,迅速有效地采取了行动,这向我们展示了中国政府的坚定决心和卓越能力。中国为世界防疫树立了榜样。”

  相反,那些指责中国“不透明”、“不公开”、“防疫不力”、“被全世界指责和指责”的国家,他们自己的防疫工作做得很好,不仅给自己的人民造成了重大的生命损失,而且被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谴责为在世界上一再“挑起事端”,甚至被盟国唾弃为掠夺盟国从中国订购的口罩。相比之下,谁得到更多的帮助,谁损失更少?全世界都称赞他给予了更多的帮助。事实胜于雄辩,正义在人民心中。

  此外,所谓的“中国外交官说话快,制造麻烦”,“中国的反击使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孤立”。这个指控让我想起了一个古老的中国和一句古老的谚语。

  《孟子·滕文公》云:“公都子曰:‘外人称夫子为善辩者。’。谁敢问?”孟子说:“讨论给予容易吗?我别无选择,只能。”“孟子真的好与人争辩吗?不,孟子感到痛苦。孟子出生在一个礼仪崩溃、幸福恶化、世界变化的时代,他崇尚君子之道,不能沉默,也不能不争论。那么,看看今天的中国和中国外交,为什么它是“必要的”?

  中国有一句民间歇后语,“只有国家官员可以放火,但普通人不能点灯”,或许最能说明问题。把它翻译成现在流行的网络语言是“让我虐待你一千次,我必须像初恋一样爱我”...这,也太霸道了吧?然而,事实摆在我们面前:早在两国“舆论战”之前,昆升就在不同场合公开直接地称“武汉病毒”,并通过在他的演讲中反复使用这一短语“明确”病毒的来源是中国武汉。同样,昆生的同事,另一位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高级官员,也多次公开表示:“我想指出的是,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,并且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。”在他们相互呼应的“示威”下,一些当地媒体也鹦鹉学舌地说:“中国人需要为新流行的疾病正式道歉。......这种流行病源于中国,因为中国人喜欢吃蝙蝠和蛇。”所有这些事情不胜枚举,但一旦这些虚假的词语被发布,它们就被世界科学界“公开击败”:顶级国际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也为此发布了一份通讯声明。来自8个国家的27名著名公共卫生科学家签署了一份声明,反对所有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疾病是一种人造武器的阴谋论。

  我们对整个事件保持了正确的看法,对与错自然会暴露出来。起初,面对各种诽谤,中国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时间回应。相反,它忙于帮助自己的人民。与此同时,中国与世卫组织及其朋友和邻国保持密切沟通,并履行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国际义务。然而,人们的耐心毕竟是有限的,中国人民不能被羞辱。一群歹徒一再触及中国的底线,向无辜、英勇的中国人民、湖北人民和武汉人民泼脏水,他们已经在全球战争的前线战斗了数月。这是不能容忍的吗?中国必须反击,因为人民需要尊严,真相需要得到尊重,谣言终将被驱散。

  如果中国被无数次丑化和抹黑后被称为“狼来了的外交”,那么在此之前,什么是各种毫无根据、毫无根据的造谣和蓄意抹黑呢?恐怕只有“疯狂外交”才配得上这个名字吧?我担心“疯狼”的担忧不在中国,而是在白宫。虽然可以理解一些外国媒体就像“疯狼”,但很难理解也有一些中国人在远处附和和跟随他们。这种自我滥用“反种族主义”和“自我污名化”的趋势是可以制止的。

  了解上述事实及其发展逻辑,我们不难理解,中国的外交是为了对抗国际社会中的“恶狼”和“疯狼”。在国际社会,“狼”确实客观存在,但绝不是中国。新中国成立前夕,在历史的转捩点,毛泽东的《论人民民主专政》说:“我们要向泾阳山上的宋武学习。在宋武看来,景阳岗上的老虎是用同样的方法刺激它,而不是用同样的方法刺激它。简而言之,它会吃人。要么杀了老虎,要么被老虎吃掉,两者必须是第一个。”同样,“狼”总是吃人。如果好人不想被狼吃掉,他们必须拿起武器——钢笔、麦克风、射弹、匕首、航空母舰和核武器。总之,要努力做一个崇尚正义的“打虎宋武”,一个善战不善战的“功夫熊猫”,一个勇于捍卫尊严和合法权益,又高度自我克制,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的“功夫熊猫”。只有这样,它才能有尊严、和平和繁荣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  生存还是毁灭?这是个问题。默默忍受无耻政客的羞辱和诽谤,制造不和,还是与世界上其他国家一起站起来抗击流行病,重建秩序,这更高尚?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和人民都会在这方面做出明智的选择。

  看看流行病过后的整个世界。这一定是一个合作的世界。

  王鹏(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宏观研究部副主任、副研究员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aynou.com/a/kongbaowangzhandaigou/2020/0529/78.html